天龙八部色情版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天龙八部色情版
[上一篇:鹿鼎记歪传] [下一篇:丐帮女帮主]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章因祸得福


我走在无量山的半山腰上,全然没有理会这是无量剑派的禁地。穿过一片树林,只听一阵叮叮咚咚的溪水声把我吸引了过去。我迅步前去,往溪水聚集的水池一看。顿时脑袋轰的一声,心头一阵狂跳。


只见林中一处如茵的芳草地坐落着一间木屋,背依一潭清澈的泉水,此时正值初夏的午后,艳阳高照,天气显得有点微热起来。


「哟……坏蛋……啊…!」


一阵销魂荡魄的女子娇喘声息从潭边传来,水声阵阵。


只见在小潭岸边的青石上,两只雪白的肉体正扭缠在一起。


「师父,你还那么紧……哦…好棒…」


「啊……用力…啊,啊啊—」


伏在雪白丰满的女体上的男子,屁股在剧烈地挺动着,他的双手已勾起了身下美女的修长双腿,双脚蹬在水下的岩石上,挺直了身子,更加用力地撞击着。


女子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手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十足一美人儿。只是眼角细细的鱼尾纹暴露出了她已经三旬以上的年龄。男子喘着粗气,用力冲击着美妇的丰润肉体。「师父,啊……你又用素女功了……」


随着男声响起,一张淫浪得意的少年脸庞从美妇丰满颤抖的高耸双乳中抬了起来。少年脸庞瞧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只见他趴在妇人白嫩芬芳的肉体上的身子肌肉虬结,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小坏蛋…谁叫你那么……厉害的,啊……」


妇人媚眼如丝的浪叫着,丰满的大屁股放荡的扭了几扭。销魂的感受着下体潮湿的穴儿里那粗壮有力的男根的抽动。


「不行,不行了……」


少年感觉到师父温润湿滑的销魂洞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肉棒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冲后腰。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云雨声。


「啊,啊,啊……光豪,给我,给我……」


我一惊,这个男的就是于光豪。难道这个女人是辛双清的徒弟葛光佩!不对啊,葛光佩应该比于光豪小才对!现在这个夫人起码三十岁以上的年纪了!难道她是辛双清本人,为什么于光豪叫她师父,于光豪应该是左子穆的徒弟才对!难道是金庸写错了。


美妇在少年于光豪的快速进攻下,迅速地达到了高潮,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着綳直了起来,下体的销魂处一阵湿热,泻了出来。


于光豪「啊」了几声,大屁股又用力撞击了几下,猛的从美妇的销魂下体里抽出了自己的挺直阳具,移了上来。


阳光下,于光豪的阳具湿漉漉的沾满了美妇下体晶莹的爱液。


妇人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于光豪懒洋洋的在水中舒展开健壮的四肢,星眸微合,任由身躯在水面上半沉半浮的游荡着。


美妇慵懒的雪白娇躯仍旧趴在潭边的青石上,俏美的桃腮上挂着满足的微笑,粉嫩的后庭漩菊里于光豪的精华正慢慢地溢出,一时间,两人平静无声。


「光豪,明天你就要拜入左子穆的门下了……」


妇人媚荡的俏脸上流露出失落的神色,或者她心里不舍吧,又或者是盼望这样的生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不愿意做回于光豪的离开。于光豪「唔」了一声,道:「难道师父你不可以派其他师兄弟去当卧底吗?」


我心中一惊,难怪于光豪在后面与葛光佩的比武中败下阵来,原来这都是辛双清的一手安排!


辛双清道:「光豪!我知道你舍不得师父,但是为了以后我们能长久在一起,你现在必须要去拜左子穆为师。其他的弟子我不放心,而且他们也没有你聪明!」


于光豪没再有言语,跟自己师父玩了这么久,现在离开这丰润白腻的娇媚胴体,真有点舍不得。但见这荡妇已经食髓知味,还有的是机会。


「小坏蛋,你……嗯?」


美妇秀美欣长的雪白胴体滑入水中,如八爪鱼似的缠在了于光豪的身上。于光豪感觉到师父饱满高耸的双乳贴在自己后背上,那两颗相思红豆立即硬立起来。


这时我实在忍不住了,不小心碰到一颗石子掉入了湖中!


只听得背后于光豪大喝:「什么人?」跟着披上一件衣服就急步追来。


我暗暗叫苦,舍命急奔,一瞥眼间,西首白光闪动,辛双清手执长剑,正从山坡边奔来,显是要拦住我去路。我叫声:「啊哟!」折而向东,心中只叫:「完了,我不会武功,怎么办??」耳听得干光豪不停步的追来,过不多时,我跑得气也喘不过来了,只听干光豪叫道:「师父,你拦住了那边山口!」


我心想:「奶奶的,难道我就这么短命。」心中自怨自艾,脚下却毫不稍慢,慌不择路,只管往林木深密之处钻去。


又奔出一阵,双腿酸软,气喘吁吁,猛听得水声响亮,轰轰隆隆,便如潮水大至一般,抬头一看,只见西北角上犹如银河倒悬,一条大瀑布从高崖上直泻下来,只听得背后干光豪叫道:「前面是本派禁地,任何外人不得擅入。你再向前数丈,干犯禁忌,可叫你死葬身之地。」我心想:「我就算不闯你无量剑的禁地,难道你就能饶我了?最多也不过是死有葬地而已。有无葬身之地,似乎也没多大分别。」脚下加紧,跑得更加快了。干光豪大叫:「快停步,你不要性命了吗?前面是……」


我笑道:「我要性命,这才逃走……」一言未毕,突然脚下踏了个空。我不会武功,急奔之下,如何收势得住?身子登时堕下了去。我大叫:「啊哟!」身离崖边失足之处已有数十丈了。


我身在半空,双手乱挥,只盼能抓到什么东西,这么乱挥一阵,又下堕下百余丈。突然间蓬一声,屁股撞上了什么物事,身子向上弹起,原来恰好撞到崖边伸出的一株古松。喀喇喇几声响,古松粗大的枝干登时断折,但下堕的巨力却也消了。


我再次落下,双臂伸出,牢牢抱住了古松的另一根树枝,登时挂在半空,不住摇幌。向下望去,只见深谷中云雾弥漫,兀自不见尽头。便在此时,身子一幌,已靠到了崖壁,忙伸出左手,牢牢揪住了崖旁的短枝,双足也找到了站立之处,这才惊魂略定,慢慢的移身崖壁,向那株古松道:「松树老爷子,亏得你今日大显神通,救了我我一命。当年你的祖先秦始皇遮雨,秦始皇封他为『五大夫』。救人性命,又怎是遮蔽风雨之可比?我要封你为『六大夫』,不,『七大夫』、『八大夫』。」


细看山崖中裂开了一条大缝,勉强可攀援而下。他喘息了一阵,心想:「干光豪和辛双清,定然以为我已摔成了肉浆,万万料不到有『八大夫』救命。他们必定逃下山去,卿卿我我,合而为一去了。这谷底只怕凶险甚多,我这条性命反正是捡来的,送在那里都是一样。不过观音菩萨保佑,最好还是别死。慢着,这是无量山的禁地谷底,也是神仙姐姐的居住地,掉入谷底不死,这个情节不是发生的段誉身上的吗?怎么发生到我身上了,难道我变成了段誉不成!不对,段誉遇上的是于光豪与葛光佩,我遇上的是辛双清与于光豪!」


于是我沿着崖缝,慢慢爬落。崖缝中尽多砂石草木,倒也不致一溜而下。只是山崖似乎无穷无尽,爬到后来,衣衫早给荆刺扯得东破一块,西烂一条,手脚上更是到处破损,也不知爬了多少时候,仍然未到谷底,幸好这山崖越到底下越是倾斜,不再是危崖笔立,到得后来他伏在坡上,半滚半爬,慢慢溜下,便快得多了。


但耳中轰隆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响,不禁又吃惊起来:「这下面若是怒涛汹涌的激流,那可糟糕之极了。」只觉水珠如下大雨般溅到头脸之上,隐隐生疼。


这当儿也不容我多所思量,片刻间便已到了谷底,站直身子,不禁猛喝一声采,只见左边山崖上一条大瀑布如玉龙悬空,滚滚而下,倾入一座清澈异常的大湖之中。大瀑布不断注入,湖水却不满溢,想来另有泄水之处。瀑布注入处湖水翻滚,只离得瀑布十余丈,湖水便一平如镜。月亮照入湖中,湖心也是一个皎洁的圆月。


面对这造化的奇景,只瞧得目瞪口呆,惊叹不已,一斜眼,只见湖畔生着一丛丛茶花,在月色下摇曳生姿。


赏玩了一会茶花,走到湖边,抄起几口湖水吃了,入口清冽,甘美异常,一条冰凉的水线直通入腹中。定了定神,沿湖走去,寻觅出谷的通道。


这湖作椭圆之形,大半部隐在花树丛中,他自西而东,又自东向西,兜了个圈子,约有三里之远近,东南西北尽是悬崖峭壁,绝无出路,只有我下来的山坡比较最斜,其余各处决计无法攀上,仰望高崖,白雾封谷,下来已这般艰难,再想上去,那是绝无这等能耐,心道:「就算武功绝顶之人,也未必能够上去,可见有没有武功,倒也无甚分别。」


这时天将黎明,但见谷中静悄悄地,别说人迹,连兽踪也无半点,唯闻鸟语间关,遥相和呼。


坐在湖边,空自烦恼,没半点计较处。失望之中,心生幻想:「倘若我变作一条游鱼,从瀑布中逆水而上,便能游上峭壁。」眼光逆着瀑布自下而上的看去,只见瀑布之右一片石壁光润如玉,料想千万年前瀑布比今日更大,不知经过多少年的冲激磨洗,将这半面石壁磨得如此平整,后来瀑布水量减少,才露了这片琉璃、如明镜的石壁出来。


我寻思:「看来这便是金庸描述的『无量玉壁』了。既然段誉可以出去,我也可以,何况这里还有许多武林秘笈,正好修链一番。」


想明此节,不禁得意起来。自从穿越时空来到此刻已有七八个小时,早饿得狠了,见崖边一大丛小树上生满了青红色的野果,便去采了一枚,咬了一口,入口甚是酸涩,饥饿之下,也不加理会,一口气吃了十来枚,饥火少抑,只觉浑身筋骨酸痛,躺在草地上便即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什酣,待得醒转,只觉田中气运神定,我料想是昨天吃那果的缘故,那果肯定是增加内力的神品。只见日已偏西,湖上幻出一条长虹,艳丽无伦。我口中唱着曲子,兴高采烈的沿湖寻去。一路上在所有隐蔽之处都细细探寻了。但花树草丛之后尽是坚岩巨石,每一块坚岩巨石都连在高插入云的峭壁上,别说出路,连蛇穴兽窟也无一个。


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出路,百无聊赖之中,又去摘仙果来吃,忽想:「什么地方都找过了,反是这里没找过。别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拨开酸果树丛,登时便摇了摇头。树丛后光秃秃地一大片石壁,爬满了藤蔓,那里又有什么出路。但见这片石壁平整异常,宛然似一面铜镜,只是比之湖西的山壁却小得多了,心中一动:「莫非这才是真正的『无量玉壁』?」当即拉去石壁上的藤蔓。但见这石壁也只平整光滑而已,别无他异。


我将石壁上的藤蔓撕得干干净净,除下长袍,到湖中浸湿了,把湖水绞在石壁上,再拔些青草来洗刷一番,那石壁更显得莹白如玉。可是还是没有新的发现。


無意中我想到金庸書上提到有大小岩石的地方就是洞口,於是很快找到了那大小岩石,我將大小岩石之間的蔓草葛藤盡數拉去,撥凈了泥沙,然後伸手再推,果然那岩石緩緩轉動,便如一扇大門相似,只轉到一半,便見岩石露出一個三尺來高的洞穴。


大喜之下,也沒去多想洞中有無危險,便彎腰走進洞去,走得十餘步,洞中已無絲毫光亮。我雙手伸出,每一步跨出都先行試過虛實,但覺腳下平整,便似走在石板路上一般,料想洞中道路必是經過人工修整,欣喜之意更盛,只是道路不住向下傾斜,顯是越走越低。突然之間,右手碰到一件涼冰冰的圓物,一觸之下,那圓物當的一下,發出響聲,聲音清亮,伸手再摸,原來是個門環。


我伸手推門而進,一邊朗聲說道:「在下我,不招自來,擅闖貴府,還望主人恕罪。」停了一會,不聽得門內有何聲息,便舉步跨了進去。


我不論眼睛睜得多大,仍然看不到任何物事,只覺霉氣刺鼻,似乎洞內已久無人居。我繼續向前,突然間砰的一聲,額頭撞上了什麼東西。幸好他走得甚慢,這一下碰撞也不如何疼痛,伸摸去,原來前邊是一扇門。他手上使勁,慢慢將門推開了,眼前陡然光亮。


我知道自己進入了李秋水和逍遙子的住地,於是急著去找秘笈!其他的倒不想去考究了,反正都知道這個是怎麼回事!


很快我就找到了李秋水的玉像,只見玉像的她儀態萬方,身上一件淡黃色綢衫微微顫動;更奇的是一對眸子瑩然有光,神彩飛揚。


我口中只說:「從她的玉像中我就知道了王語嫣的美麗。金庸說她們長得很像。」我眼光卻始終無法避開她這對眸子,也不知呆看了多少時候,才知這對眼珠乃是以黑寶石雕成,只覺越看越深,眼裡隱隱有光彩流轉。這玉像所以似極了活人,主因當在眼光靈動之故。


玉像臉上白玉的紋理中隱隱透出暈紅之色,更與常人肌膚無異。我側過身子看那玉像時,只見她眼光跟著轉將過來,便似活了一般。我大吃一驚,側頭向右,玉像的眼光似乎也對著他移動。不論他站在那一邊,玉像的眼光始終向著他,眼光中的神色更是難以捉摸,似喜似愛,似是情意深摯,又似黯然神傷。


我呆了半晌,深深叹道:「果然不愧为神仙姊姊,小生我今日得睹芳容,真是死而无憾。」玉像目中宝石神光变幻,竟似听了我的话而深有所感。


此时我神驰目眩,竟如著魔中邪,眼光再也离不开玉像,当下四周打量,见东壁上写着许多字,但无心多看,随即回头去看那玉像,这时发见玉像头上的头发是真的人发,云鬓如雾,松松挽着一髻,鬓边插着一支玉钏,上面镶着两粒小指头般大的明珠,莹然生光。又见壁上也是镶满了明珠钻石,宝光交相辉映,西边壁上镶着六块大水晶,水晶外绿水隐隐,映得石室中比第一间石室明亮了数倍。


我又向玉像呆望良久,这才转头,见东壁上刮磨平整,刻着数十行字,都是「庄子」中的句子,大都出自「逍遥游」、「养生主」、 「秋水」、「至乐」几篇,笔法飘逸,似以极强腕力用利器刻成,每一笔都深入石壁几近半寸。文末题着一行字云:「逍遥子为秋水妹书。洞中无日月,人间至乐也。」


眼光转到石壁的几行字上:「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当即转头去瞧那玉像,心想:「庄子这几句话,拿来形容这位神仙姊姊,真是再也贴切不过。」走到玉像面前,痴痴的呆看,瞧着她那有若冰雪的肌肤,说什么也不敢伸出一根小指头去轻轻抚摸一下,心中着魔,鼻端竟似隐隐闻到麝般馥郁馨香,由爱生敬,由敬成痴。


我这时候才记得她跟前有两个蒲团,里面藏有武功秘笈,于是就拆开较小蒲团。里面有一个绸包,左手便即伸过去也拿住了,双手捧到胸前。


这绸包一尺来长,白绸上写着几行细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擐(『扌』为『女』)福地遍阅诸般典籍,天下各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我捧着绸包的双手不禁高兴的颤抖,只想:「果然是武林秘笈,太棒了!」打开绸包,里面是个卷成一卷的帛卷。


展将开来,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字迹娟秀而有力,便与绸包外所书的笔致相同。其后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我赞道:「神仙姊姊这段话说得再也明白不过了。」再想:「这北冥神功是修积内力的功夫,学了自然丝毫无碍。」左手慢慢展开帛卷,突然间「啊」的一声,心中怦怦乱跳,霎时间面红耳赤,全身发烧。


但见帛卷上赫然出现一个横卧的裸女画像,全身一丝不挂,面貌竟与那玉像一般无异。但见画中裸女嫣然微笑,眉梢眼角,唇边颊上,尽是妖媚,比之那玉像的庄严宝相,容貌虽似,神情却是大异。我似乎听到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之声,斜眼偷看那裸女身子时,只见有一条绿色细线起自左肩,横至颈下,斜行而至右乳。他看到画中裸女椒乳坟起,心中大动,见绿线通至腋下,延至右臂,经手腕至右手大拇指而止。他越看越宽心,心另一条绿线却是至颈口向下延伸,经肚腹不住向下,至离肚脐数分处而止。我凝目看手臂上那条绿线时,见线旁以细字注满了「云门」、「中府」、「天府」、「侠白」、「尺泽」、「孔最」、「列缺」、「经渠」、「大渊」、「鱼际」等字样,至拇指的「少商」而止。我平时看多了武侠小说,知道「云门」、「中府」等等都是人身的穴道名称。


当下将帛卷又展开少些,见下面的字是:「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内力而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语云:百川汇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积聚。此『手太阴肺经』为北冥神功之第一课。」下面写的是这门功夫的详细练法。


最後寫道:「世人練功,皆自雲門而至少商,我逍遙派則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雲門,拇指與人相接,彼之內力即入我身,貯於雲門等諸穴。然敵之內力若勝於我,則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兇險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窺要道,惟能消敵內力,不能引而為我用,猶日取千金而復棄之於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


我長嘆一聲:「神仙姊姊這個比喻說得甚好,百川匯海,是百川自行流入大海,並不是大海去強搶百川之水。借力打力,實在是不錯的選擇,對於我這種沒有武學根基的人最好不過了!」


再展帛卷,長卷上源源皆是裸女畫像,或立或卧,或現前胸,或見後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輕嗔薄怒,神情各異。一共有三六幅圖像,每幅像上均有顏色細線,註明穴道部位及練功法訣。帛卷盡處題著「凌波微步」四字,其後繪的是無數足印,註明「婦妹」、「無妄」等等字樣,儘是易經中的方位。我前幾日還正全心全意的鑽研易經,一見到這些名稱,登時精神大振,便似遇到故交良友一般。只見足印密密麻麻,不知有幾千百個,自一個足印至另一個足印均有綠線貫串,線上繪有箭頭,料是一套繁複的步法。最後寫著一行字道:「猝遇強敵,以此保身,更積內力,再取敵命。」


我心道:「這就是段譽日後的逃命法寶,太好了!我拿了,段譽豈非要死路一條,管他呢?先保住自己先。」


卷好帛卷,朝午晚三次練功,一定遵從。我見左側有個月洞門,緩步走了進去,門旁壁上鑿著四字:「琅擐(『扌』為『女』)福地」。想起神仙姊姊寫在帛卷外的字,心道:「原來『琅擐(『扌』為『女』)福地』便在這裡。天下各門各派的武學典籍,盡集於斯。天助我也。」於是秉燭走進月洞門內。


一踏進門,舉目四望,登時吁了口長氣,大為寬心,原來這「琅擐(『扌』為『女』)福地」是個極大的石洞,比之外面的石室大了數倍,洞中一排排的列滿木製書架,可是架上卻空洞洞地連一本書冊也無。他持燭走近,見書架上貼滿了籤條,儘是「崑崙派」、「少林派」、「四川青城派」、「山東蓬萊派」等等名稱,其中也有「大理段氏」的籤條。但在「少林派」的籤條下注「缺易筋經」,在「丐幫」的籤條下注「缺降龍十八掌」,在「大理段氏」的籤條下注「缺一陽指法、六脈神劍劍法,憾甚」的字樣。


想像當年架上所列,皆是各門各派武功的圖譜經籍,於是我就在裡面修鍊起來!


我心無掛疑,便將所有武林秘笈收集起來,先將逍遙派的武功修鍊,從第一卷經書,先誦讀幾遍,背得熟了,然後參究體會,自第一句習起。


我心想,練不好武功,到外邊闖蕩也是死路一條,反正這裡什麼都不缺,吃的東西又可以增加功力,何不在此修鍊成絕世高手再出去。幽谷中歲月正長,今日練成也好,明日練成也好,都無分別。就算練不成,總也比不練的好。我存了這個成故欣然、敗亦可喜的念頭,居然進展極速,只短短四個月時光,便已將逍遙派的秘笈盡數參詳領悟,依法練成。


之後我又開始鑽研其他門派的武學經典。越練到後來,越是艱深得心應手,進展也就越快,我只是呆了一年多,就功行圓滿。可能是現代人的領悟比古代超越,我學起來似乎十分省力,加上每天吃奇珍異果,內力大增!當我可以用手掌溶化鋼鐵之時,我知道自己已經是當世之高手了!


我練成了所有寶典,這才捨得離開,在離開之時,我將所有武力秘笈全部銷毀,這也是後來段譽掉下來找不見武林秘笈的原因所在。


處理完了這一切,我換上逍遙子的一身衣服,離開了這個居住一年的地方,開始了我逍遙武林之旅!


我出了福地山洞,外邊怒濤洶湧,水流湍急,竟是一條大江。江岸山石壁立,嶙峋巍峨,看這情勢,已是到了瀾滄江畔。我又驚又喜,慢慢爬出洞來,見容身處離江面有十來丈高,江水縱然大漲,也不會淹進洞來,但要走到江岸,卻也著實不易。


当使出轻功,飞离而去!同时将四下地形牢牢记在心中,以备日后可以再来此处,心想:「这里不愧为隐世的好去处。」第二章辛双清(上)


出洞第一件事,我就是要去找辛双清和于光豪算帐,奶奶的,竟然想害死我!


我上了无量山,使用轻功避开守卫,进入了无量山的禁地,一年前我就是在这里掉下山崖的!


重回故地,我惊讶的发现辛双清竟然又在与于光豪在那里打野战!简直冥冥中上天注定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一天后就是无量东西宗比武的日子,于光豪假借提前上山打探,实际是回来与辛双清幽会。


「哦,哦…光豪……用力……」


辛双清浪叫声在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淫靡,于光豪趴在女子的白嫩胴体上,大屁股没命地起伏着,那跨下一根乌黑粗长的硬物在女子雪白的两腿之间抽抽送送,漾起了浓浓的云雨声。


「师父,你的穴儿越来越紧……看我今天干不死你…」


于光豪伸出禄山之爪掀起了辛双清盘在自己腰上的两条光滑雪白的修长大腿,扛在自己肩上,这样屁股可以挺动得更加剧烈了。


辛双清胸前丰满饱涨的两只大奶子剧烈抖动着,纤细的腰肢随着道人的挺动而来回销魂的扭动,娇艳迷人的俏脸上尽是欲仙欲死的浪态,半张的樱唇不住地吐出放荡的娇呼,「啊,啊…光豪,顶到我的…心儿上了,啊,啊,啊…」


「师父……你发浪的时候真美丽,我顶死你」


于光豪急速的在女子两腿间湿滑柔嫩的甬道里抽送着,只觉得辛双清的穴儿深处似有一股暗暗的吮吸之力,弄得自己精关几欲要泄。


「噢,光豪……噢,不行了……」


辛双清娇声尖叫起来,丰臀用力向上迎凑着,要进入极度快活的高潮中了。于光豪见此状,淫邪的大笑着,张嘴吮着女子胸前丰乳顶端肿胀的红润樱桃,大屁股加快了旋转。「啊-──」


辛双清雪白丰润的玉体紧绷了起来,两只纤纤素手在于光豪的脊背上抓出了道道血痕,销魂的下体爱液泛滥似地涌出。于光豪刚想给这浪货最后的一击,突然间只觉得浑身酸麻无力,如死狗似地趴在了女子的玉体上。


「谁,…在背后偷袭你……」于光豪顿时无气倒在辛双清的玉体上。


辛双清原本媚波流动的美眸开启,惊讶于光豪怎么就断气了,抬头一看只见我站在她的跟前,辛双清连忙推开于光豪的尸体,颤声道:「你是谁?」说着,她弯腰拾起散落一旁的衣裙穿上,企图想穿上。


我道:「还记得一年前在这里被你和你死去的徒弟打下山崖的那个人吗?」


辛双清这才想起来,看着我,惊恐万分的道:「是你!!你是人是鬼?」


我笑道:「爷我不想吓你!我没有那么容易死,今天是来索命的!」


辛双清颤声道:「当年我们并没有推你下去,是你不小心掉下去的,我、、我、、、没有想过要杀你!真的!」


辛双清一脸恐惧,几乎哀求的哭道。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的确,如何不是他们紧逼不舍,我还没有今天的成就!她也没有推我下去,看着她洁白无暇的玉体,我心中充满了渴望,或许我太久没有过性生活的缘故,眼前的辛双清让我产生了强暴的欲望。


因为映入我眼帘的美景让我的全身热血沸腾。


只见,辛双清将近四十的人完全像三十出头的少妇,一点也没有下垂的两座乳房依然是风采迷人。尤其是那根本就不像是近四十岁女人的乳头,仍然留有粉红的颜色。完全展现出了女人的丰韵。


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辛双清好像等待我的处决,一切开始变得静悄悄的,好像我们都是在故意秉住自己的呼吸,静听着每个人的心跳声。


这个时候,我满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幻想和矛盾。尤其是在辛双清那频频发出体香的诱惑中,我更是心乱如麻,不知怎样才能平息直线上升的春情欲火。


辛双清见我没有反应,于是想把衣服穿上,我喝道:「不许动!拿开衣服。」


辛双清一惊,放开手中的衣服。


此时的辛双清像一只小绵羊一样温顺,胆小。


我终于忍禁不住,道:「你不是要男人吗?今天爷我来满足你。」此时,我能清楚地看到辛双清的身子有些颤抖。她不敢阻止我的行动,我伸手去摸她的奶子,她胆怯的向后撤了撤身子,没有想到这样就更方便了我的行动。


于是我也没有客气,将整团奶子握在了我的大手里,然后不停地糅捏起来,尽情地感受着女人的柔滑。


同樣受到刺激的辛雙清也開始發生了變化,她那略微急促的呼吸不停地吹在我的耳朵里,弄的我渾身都癢得要命。我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我要抱起她。


這次,辛雙清依然是無動於衷,但她卻不讓我的大舌頭鑽進她的香潭裡,牢固的牙齒成了我暫時的障礙。好在我此時也並不著急,於是辛雙清的兩片紅唇成了我的攻擊目標。


蒼天不負有心人,在我雙重的攻擊下,辛雙清開始慢慢的融化。她的兩條腿先是緊緊地夾著我的一條大腿,一隻小手也在我的胸口上來回遊動起來。始終擋住香潭入口的牙齒被我的大舌頭一厘一毫地敲開,直至闖入為止。


辛雙清放棄了對我的阻撓後,整個人徹底的處於癱瘓狀態,我的大舌頭就像進入了蜜罐一樣,狼吞虎咽地吸食著裡面的資源。偶爾還會和她的小香舌糾纏在一起,玩著人類的同一種遊戲。


辛雙清完全沉迷在我的熱吻中,處於本能的反應,她的一條腿也不老實起來,不停地在我的大腿上摩擦,釋放著自己的熱量。有時也會不慎將她的羞處撕磨到我的腿上,導致花房裡的大量蜜汁遺留在我的每一寸肌膚上。


看到辛雙清超出想像的上路,別提我的心理有多美了,在我的慢慢引導下,她似乎忘記了此時所處的環境,在我胸口盤旋半天的小手也轉移了目標,沿著我的腹部向下遊走,直到抓住我那硬的不能再硬的大寶貝上。


看樣子,我的粗大超出了辛雙清的想像。就在她剛剛碰到我的寶貝時,嚇的她居然猛地縮回了自己的小手。


我知道這是女人本能的反應,所以在辛雙清心驚膽戰的時候,我又拉著她的小手來到了我的大寶貝上。


這次,辛雙清沒有再躲閃,相反,她的小手牢牢地握在上面,好像沒有再放下的意思。而且還在大肉棒上套弄起來!幫我解除內心的煩惱!


我不知道辛雙清為什麼會這樣的大膽,但我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過多地浪費腦細胞,反正我只知道現在很喜歡她這個樣子,甚至以後也是一樣。


辛雙清的小手在點燃我身體里的慾火,讓那充滿激情的熱血更加沸騰。更要命的是她那快要流成河的花房,時不時地在勾引著我,讓我無法控制地伸手想去碰它!


「不!不可以的!」辛雙清咬在我的耳朵上,不知道是處於女人的矜持還是想保住自己的清白,對我而言,卻是充滿了魅力的誘惑。


我的手按在辛雙清的大奶子上輕柔細捏著,辛雙清的小手握著我的大寶貝,在她的套弄下馬眼裡流出了少許的汁液。


通過一下、一下的蠕動,均勻地塗抹在肉棒上。


可能是量太少的原因,肉棒表面不是很滑潤,辛雙清的小手在上面套弄起來顯得不是很順暢。同時我也感覺到了這一點的不美。


在本能的催促下,我的大手又一次地脫離了辛雙清的大奶子,直奔目標伸向女性的神秘地帶。結果這次和我想像的一樣,還沒等碰到目標時,辛雙清那隻黏糊糊的小手又充當了一次保護屏,企圖不讓我靠近她的小洞洞。


這次,我不顧辛雙清的阻擋用力逼近目的地。而辛雙清也是一樣全力以赴地保護著自己神聖的宮殿。


我咬牙狠聲道:「淫婦,你敢不從大爺我?」我眼中殺氣大盛,寒光四射,看得辛雙清全身膽寒。


也許是因為有了極強的心理準備,誓死也要攻下辛雙清這塊陣地。在我強大攻擊下,辛雙清的小手一不小心滑出了我的手掌,讓開了通往羅馬宮殿的大道,使我的大手順利地碰到了女性聖地。


就在手臂落在辛雙清的花房上時,我和她同時做出了極大的反應。雖然她沒有叫出聲來,但她的身體卻猛的顫抖了一下,和我纏綿在一起的小香舌也迅速地撤了回去。而我則是因為感受到了她的無比濕滑,而聯想到了她的敏感程度。


真沒想到辛雙清是如此的能忍,她的小穴幾乎要流成河了,還遲遲不願讓我進入,可想而知她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淫蕩,相反其忠貞之心還是很強烈的。如果這要換成別的女人,早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了。


此時,我的心也是百感交加。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對還是錯,而現在我對辛雙清卻突然產生了極大的佔有之心。


辛雙清還在做著無用功的反抗,即使是兩隻胳膊也無法拉開我那強有力的手臂。但被她這樣子一弄,顯然讓我無法靜下心來探視她的神秘地帶。


於是,我得意的在她的耳邊說道:「辛雙清!看爺今天怎麼滿足你!」


當這句話說出後,連我自己都驚訝了許久,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成如此霸道。


我清楚地感覺到辛雙清此時除了她的心在跳,其它的都好像失去了功能一樣。


一動也不動地停留在凝聚的空氣中。就連那雙幾乎沒有力氣的小手也脫離了我的手臂,乖乖地垂落下來。


我拋開了所有的思緒和顧忌,準備用自己的行動來敲開辛雙清的心扉。


可能是因為辛雙清還處於矛盾的思緒狀態,當我的大手在她的肥美陰戶上遊走了N圈後,她居然還沒有做出反抗。


看樣子辛雙清已經默許了我的行為,雖然她努力地去克制自己的一系列本能反應,但原始的呼聲卻逃不過我的耳朵。她那極不穩定的呼吸變成了我最有利的判斷信息,通過這一牢靠的判斷能讓我隨時去掌握她的情緒變化。


我發現原來挑動起一個女人的淫浪比強暴硬上弓要來得刺激,就不由的興奮,完全把辛雙清當成了試驗品。第二章 辛雙清(下)


我的大手沾滿了辛雙清的淫水,當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探詢女性聖地的那一刻,辛雙清的生理特徵竟引起我的高度重視。我發現摸了好久的肥美陰戶居然沒生一根毛髮,上面光禿禿的,在淫水的效應下顯得格外的圓滑,手上的神經隨時為我傳遞著那種另類的美感。真沒想到辛雙清還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白虎,在少了被毛髮的捆饒後,居然成了她得天獨厚的優勢。


對於辛雙清那肥美而又不生寸發的陰戶,已經成為了我最佳的攻擊目標。整個人的意識也全部集中在那裡,就好像獲得了一塊至寶似的,完全痴迷在滑膩的感覺中。


辛雙清的本能反應也超出了她的限制,原本緊緊合併在一起的玉腿,此時也主動地分張開來,讓我的大手在足夠的空間內發揮著應有的作用,每一次的撫摩都能讓小穴滲出微量的淫液,同時也為辛雙清帶去無窮的誘惑和向望。


「你的下面好滑!…好像沒有長毛毛吧!」我爬在辛雙清的耳邊,明知故問地挑逗著她的情慾。雖然聲音很小,但辛雙清聽的真真切切,當然她也明白我的意圖。


「你…你不許說出來!…」在羞態百出的危機中,辛雙清盡量來掩飾自己的生理,卻不敢違背我的意願。


我開始對辛雙清展開了新一輪的挑戰,原本只在陰戶表面遊走的大手也接到了新的指令。在確定了準確的位置後,我伸出一根中指直逼女人的聖地入口,然後毫不猶豫地插了進去。


被我這一突然的闖入,辛雙清也做出了極大的反應,不過沒有我想像中的那樣嚴重。她只是顫抖了一下身體,兩條粉腿猛的向里夾了一下,然後又迅速地向兩邊分開。


在获得了更大的空间后,我的心里更加畅快,不仅仅是因为辛双清把她的双腿分的大开,而且,通过她此时的反映,足以证明辛双清有意让我继续进行下去,包括刚刚插进她身体里的行为,也早在她的预料之中。


「大胆」二字已变成为了过时的比喻!对于辛双清那神秘的娇躯已不在是梦寐以求的产物,它现在已经成了我最理想的境地,而且在不久的时间内,它将会成为我的大宝贝的暖巢。


此时,我的大脑里不仅出现了一副副与辛双清交欢的美景,而且插在蜜穴里的中指也为我传来了幸福的信号。


辛双清的小穴实在是太美了,紧弛有度,即使是我的手指也能感受到它那急剧压迫的阴道肉壁紧紧地包合在一起。这要是把我的大宝贝插进去,非爽死不可。


想到这里,我开始了新的一轮行动。


我压抑不住狂喷的欲火,猛的扑向辛双清。


「啊………」


身下的辛双清发出了痛苦又满足的娇唤,我毫无前戏的将自己胯下那根极度涨大亢奋的大阳具顶进了辛双清下体的女性甬道里,里面的灼热腻滑让我很顺利的顶到了辛双清的尽头。再一用力,那火烫的大龟头已经进入了辛双清的子宫,我这才算是尽根而没,我抵住了辛双清小腹下的耻骨用力地扭了扭屁股,让两人结合得更紧密些,一手在辛双清饱满雪白的乳峰上扭了一把,淫邪地笑道,「浪货,够不够大?」


「哟……好大……啊…」


辛双清一阵呻吟浪叫,让人忍不住狠插她的玉壶。


「贱妇,我好还是那死鬼好…」我一边狠狠的操插,一边问道。


「啊……当然是爷……最好……啊……用力…啊,啊啊—」


我伏在辛双清雪白丰满的玉体上,屁股在剧烈地挺动着,我的双手已勾起了身下美女的修长双腿,双脚站直,挺起了身子,更加用力地撞击着。


「那你还不叫亲哥哥!」


「啊……亲哥哥……我爱你……啊……操我…啊,啊啊—」辛双清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手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果然是妖艳迷人。


我听了她的呻吟更加用力冲击着美妇的丰润肉体。我趴在辛双清白嫩芬芳的肉体上的身子肌肉虬结,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亲哥哥…你好……厉害的,啊……」


辛双清媚眼如丝的浪叫着,丰满的大屁股放荡的扭了几扭。销魂的感受着下体潮湿的穴儿里那粗壮有力的男根的抽动。


我感觉到辛双清温润湿滑的销魂洞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肉棒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冲后腰。我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云雨声。


「啊,啊,啊……爷,给我,给我……」


辛双清知道我快要泄了,在我的快速进攻下,她也迅速地达到了高潮,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着綳直了起来,下体的销魂处一阵湿热,竟然比我先泻了出来。


我「啊」了几声,大屁股又用力撞击了几下,猛的从辛双清的销魂下体里抽出了自己的挺直阳具,移了上来。


夜光下,我的阳具远超出于光豪的粗壮硕长,上面湿漉漉的沾满了辛双清下体晶莹的爱液。


辛双清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粉嫩的小香舌尖儿舔在我的大龟头上,吮吸着那本属于自己的爱液。


我亢奋的一手握在自己的大阳具上套弄着,猛得身子一僵,大股大股的白稠的精华从龟头的小口处喷射出来,射入辛双清半张的樱桃小嘴里。辛双清嘤的娇哼了一声,小口含住了我的大龟头,用力地吮吸起来,把我喷射出来的精华一点不剩的咽了下去。


「唔──,唔」


伴着辛双清饥渴的吞咽声,我从她的樱唇里满意地抽出自己硕大的肉棒,一缕晶莹透明的粘液淫荡的挂在粗长的阳具与樱唇之间。辛双清销魂的瞟了我一眼,慢慢地将雪白粉嫩的身子翻了过来,香脊纤腰,下面浑圆的丰臀,那柔美的线条使得我的胯下雄风没有半点消减,欲火高涨的大手在辛双清雪白如玉的粉臀上扭了一把。道:「转身,爷要插你的屁股洞!「说完,又狠抓了她丰臀一把。


「亲哥哥……疼!」


辛双清淫荡的吃吃娇笑着说,看来她完全溶入了角色,把我当成了她心爱的情人。此时,她翘起了自己引以骄傲的迷人丰臀,等候我的恩赐。我扶着跨下的挺直大肉棒凑了上来,滚热的大龟头却抵在了辛双清的粉臀中的一漩菊花上,辛双清嘤咛着,随着阳具的逐步深入,俏脸上显现出了更加销魂的媚人神色。


「真好……啊……『我慢慢地把自己火熱的男根全部深入了師娘的後庭,強烈的緊縮感讓我銷魂無比,難以想像辛雙清那麼小的後庭菊洞竟可以把我的大肉棒完全容納,我調整了一下姿勢,然後就開始抽動了起來。


」啊,啊,啊,「辛雙清銷魂之極的嬌喚著,她以前從來不知道自己後面這個洞會如此的銷魂蝕骨,以至於自己現在樂不疲此,回回都要做,她浪叫著,粉嫩的胴體激動得顫抖著,銀牙緊咬,快樂的刺激一遍遍的沖刷著辛雙清的嬌軀。……


…月光下,潭中的嬌喘浪叫聲已經逐漸平息下去,我懶洋洋的在水中舒展開健壯的四肢,星眸微合,任由身軀在水面上半沉半浮的遊盪著。


辛雙清慵懶的雪白嬌軀仍舊趴在潭邊的青石上,俏美的桃腮上掛著滿足的微笑,粉嫩的後庭漩菊里少年的精華正慢慢地溢出,一時間,兩人平靜無聲。


」爺,你打算怎麼處置賤婢雙清……「辛雙清媚盪的俏臉上流露出些許擔心的神色,或者她心裡還害怕我對她進行報復。


我道:「這就看你聽不聽話了,爺是一個淫君,你就是我的賤妾,不得反抗我的旨意,更不得背叛我,否則我讓你如同此石!」說完,舉手將旁邊一顆大石劈成粉碎!辛雙清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她萬萬想不到我武功會如此之高。


「賤妾定當聽從爺的吩咐!」辛雙清膽寒的顫聲道。


我不由感嘆這是強者得到世界。辛雙清這豐潤白膩的嬌媚胴體,真讓我有點捨不得。


「爺,現在就讓賤妾服侍你……嗯?」


辛雙清秀美欣長的雪白胴體滑入水中,如八爪魚似的纏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覺到辛雙清飽滿高聳的雙乳貼在自己後背上,那兩顆相思紅豆立即硬立起來。


我轉身過來抱住了辛雙清來回扭動的雪白豐臀,胯下依舊挺直的大陽具用力頂進了辛雙清的銷魂私處。辛雙清嬌嚶了一聲,美好的上身綳直了,縴手主動托起自己胸前一隻雪白柔膩的奶子塞到我的口中。


我和辛雙清在池邊盤腸大戰到半夜,憑藉自己特殊的體質才把這個如狼似虎的美婦餵飽,回到湖邊小木屋不覺中已經一覺到了晌午日上三竿時。


從谷外傳來幾聲清嘯,初時極遠,瞬間就已到了近前。辛雙清此時已梳裝好,不放心的又照照銅鏡,確信自己的嬌美粉腮上沒有什麼男女歡愛的殘跡後,才一整容,回復自己一直以來的秀美端莊的神態,對躺在床上的我輕聲道:「爺,賤妾先去把於光豪屍體毀掉,整理完教內事務就來陪你。」說完就轉身出了門外。第三章 葛光佩(上)


其實,辛雙清親吻我離開的時候,我就醒了!我只是想看看她的反應,沒有想到她完全的愛上並臣服於我的棒下!得到這滿意的回應,等辛雙清離開小木屋。我就下床到湖邊洗澡,清爽過後,回到小木屋,才發覺肚子餓得咕咕響!


正想去找東西吃,門外就有人敲門。我心想,一定是辛雙清送飯來了!


我想給她一個驚喜,於是脫光衣服,重新躺在床上,那大肉棒直立頂天,威武雄壯。


門外人敲了幾下,見沒有回應,就輕輕的推門而進!


「公子,掌門吩咐給你送飯來了!」一聲甜翠的女聲響起!


我抬頭一看,原來不是辛雙清,而是一個年約十七八歲的無量劍派女弟子。


只見她柳眉星眸,瑤鼻櫻口,膚如凝脂,淡藍道袍下雙峰微顫,有如成熟的水蜜桃。傲人的雙峰頓挺立在空氣中,肌膚雪白,清秀可人,完全是一個小仙女的模樣!我看得為之心中一動,忘記了自己是光裸在床上的。


那少女把酒菜放在桌上,見我沒有出聲,向床上看來,頓時看見赤裸裸的我用正火辣辣的眼色看著她,那肉棒如擎天柱一樣高聳粗壯,讓人看了心神搖蕩。她只覺得口舌乾燥,心跳加速!一時愣在了當場。


我見眼前的少女被我所震撼住,心中狂喜,不顧眼前情形的尷尬,道:「你是誰?誰叫你來的?」


那少女這才發現自己失了方寸,羞澀的轉過頭,低聲道:「弟子葛光佩,芬掌門之命前來給少俠送飯。」


我腦子一震,她就是葛光佩,就是與於光豪通姦把段譽逼下山崖的人?


不對啊!於光豪被我殺死,而眼前的小美人看起來還是冰清玉潔,怎麼可能是姦夫淫婦,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因為我的出現,《天龍八部》里人物的命運將全部改變。


想到這裡,我不禁開心一笑!


葛光佩見我發笑,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於是道:「少俠,我不知道你在休息,所以——」


葛光佩没有说完,小脸就绯红起来,想到我那擎天玉柱,不由的显出羞涩之情,我看得心中一动,难怪说少女的羞态最美了。此时我就觉得葛光佩这时候的样子最美了,忍不住跳下床来,双手一圈,将葛光佩搂入了怀中。葛光佩心中一惊,才刚呼了一声:「少侠,你要……」


「干什么」三个字没有说出口,她已经知道了答案。我头一低,竟然吻住了葛光佩的樱桃小嘴,葛光佩「嘤咛」一声,浑身一软,瘫软在我的怀里,只知道用双手紧紧吊住我的脖颈。葛光佩是初次尝此滋味,感觉既紧张,又兴奋、甜蜜,虽然刚开始都有些笨拙,但亲嘴可以说是人与生俱来的本领,根本不需要别人教,她就很自然的和我打起了嘴仗,忘记了身外的一切……


「嗯……你把人家……喘不过……气来……」好久,葛光佩才气喘吁吁的将我推开。


我这时才觉得葛光佩真有点天生尤物,真是可以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


我道:「谁叫你这么诱人?不要叫我少侠,你们掌门没有告诉你吗?我叫杨宇皓。你们掌门说你可是无量山上的第一美女。」


我则是意犹未尽,仍然拥着葛光佩不肯放松,故意的挑逗她。葛光佩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斜睨着我道:「你真坏,差点让人家窒息。饭都快凉了,还不肯放开人家吗?」


我这才讪讪一笑,将葛光佩放开道:「光佩,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害羞的样子太美了,所以我才忍不住的。」


「你这人真坏,刚见面就这样对人家,想哄人开心就说好话,只怕你以后看多了就会烦的。」葛光佩心里甜滋滋的笑着道。


我笑道:「光佩,你放心,我看一辈子也看不厌的。」


「甜言蜜语,以后还不知道要骗取多少女孩子的芳心。算了,我们不谈这个了,赶紧吃饭吧。」葛光佩笑着道。


「你陪我吃啊!」我叫道。


「你先穿起衣服!」葛光佩羞涩的道。


我一边吃饭一边跟她闲聊,从谈话中我知道今天就是无量剑派东西宗比武的日子,我和葛光佩两人甜甜蜜蜜的吃过饭,这小妮子很快就掉进了我的甜言蜜语当中。我看辛双清没有来,就对葛光佩道:「我困了,你陪万万睡一下好不好?」


葛光佩的臉通的一下紅了,但卻輕輕點了點頭,那是同意了。我實在沒有想到古代的女性比現代女性還要開放。只見她亭亭玉立像一朵含苞的花朵,青春的氣息似乎在她的眉稍間跳躍。葛光佩的笑有一種青春的、耀眼的,而又帶點野氣、不馴的味道。我伸手去握住葛光佩的玉藕,葛光佩嬌羞的把頭垂得更低。這時我心房在受著衝激,使我無法約束,於是我為她寬衣解帶。我的心跳的很厲害,臉上泛起了紅暈。葛光佩輕輕地掙扎,我的手指觸到她的小衣,我開始解她的扣子。終於我觸到了她豐滿高挺的乳房,葛光佩激動得周身顫抖,連想說句話的力量都沒有,只好微合著媚眼任我擺布。我一層層地把她的外衣脫去後,只剩下大紅色褻衣及褻褲,她輕輕的堅持一下,我仍輕輕扶她躺下。


媚眼全閉……櫻唇嬌喘……最後葛光佩被脫光了衣服。雪白的肉體豐滿又誘人,飽滿的玉乳緊緊聳立,平滑的小腹與玉腿交界之處,烏毛叢生。再向下,是一個小洞口,伏在軟軟的毛里,好迷人。我用手指一碰,葛光佩的嬌軀隨之顫抖。


「嗯。」葛光佩發出了令人消魂的聲音。


我看得心裡猛跳,一陣熱流直衝下體,寶貝漸漸發漲,挺直了,而且翹起來了。我的手逐漸在葛光佩身上撫摸,像是欣賞一塊美玉似的摸弄著,手指順著玉峰上爬去。啊!摸到乳頭了,就在乳尖上捏弄著。此時,葛光佩柳眉緊皺,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閃躲又像是難以忍受。我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處一遍平坦,既滑且順、溫軟細緻,來到了小腹,手指觸到軟軟的陰毛,我的手也緊張得顫抖著。


「啊……」葛光佩驚呼了,原來我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戶上了。


葛光佩想一個轉身羞得側躺著,我一隻手被她轉身時,離開了小穴洞口。雪白細緻的曲線,暴露在我的面前,毫無斑點的肌膚,渾圓的豐臀,中間一條深溝,隱約可看到細毛。我被這美色迷惑了,忙脫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後,一隻手臂通過她的粉頸,緊緊的抓住玉乳。兩個赤裸的肉體緊靠在一起,帶有彈性的玉臀緊緊靠在我小腹上,又軟又舒服,可是我下體那個寶貝,卻悄悄溜進玉腿夾縫裡,我好興奮。


这时葛光佩突然觉得有一个热热的触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间。她微微显得有点心慌,虽然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可是那东西烫得令人好难过。她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她心跳口干,忍不住娇喘连连。此时我冲动得无法忍耐,但我仍缓缓抚弄她的香肩,想让她平躺着,但她不敢,她很惧怕……


我不敢过份用强,我轻轻地撤离了身体,越过了她的娇躯,悄悄的躺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躺着。当葛光佩发觉我在看自己的时候,羞得又要转身。可是才转了一半,突然一个热热的身躯压了上来,刚要惊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来不及了。她开始瘫痪了,玉腿被人家分开了,那根热热的东西,抵上小洞口上,使她感到阴户里像有小虫在钻动。她的淫水开始向外直流。突然小洞一阵剧痛,全身急剧扭动,她由沉迷中惊醒了。


「啊……痛……」葛光佩也顾不得羞耻,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进玉户的宝贝,丰臀忙向侧闪。这时候的我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玉臀,并用嘴吻住樱唇。许久,葛光佩惊魂方定,睁开媚眼道:「我怕。」


我道:「怕什么?」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我温柔地说:「不要怕,少女总要经过这么一遭。」


「那……你轻一点……」葛光佩很害怕的说着。我挺着宝贝轻轻放在桃源洞口,缓缓地顶着。葛光佩忙道:「等……等……」我不知道什么事,急忙停止顶动,用奇异的眼光看着葛光佩。


「你……闭上眼……不许看……」


「什么事,还要我闭上眼?」


「不管嘛,人家要你闭上嘛。」


「好……好……」我半闭着眼,偷偷地看葛光佩的动作,忽然看她由枕边的包袱里取出一张白色的绸布,轻轻垫在自己的玉臀之下。啊,原来是她准备落红用的。


「我看见了。」


「人家不要你看嘛。」说着小蛮腰一挺,没想到外面还停着那根一直想进来的雄柱。


「哎呀……痛……」小手想去推我,但已来不及了,只见我臀部猛然一沉。


「啊……可痛死我了……」葛光佩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的小玉户口,紧咬住大龟头颈部肉沟,葛光佩痛得眼泪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别动了呀……痛死我了……」


我看她这样可怜,有点痛心,急忙温柔地吻着她:「光佩,真对不起,痛的很厉害吗?」


「还问呢,人家痛得流泪了。」我急忙用舌尖舔着她眼角边的泪水,表示无限温柔体贴。经过了一段时间,因为我没有挺动,所以葛光佩感到好多了,这才微微一笑的说:「好狠心,刚才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了。」


「光佩,破瓜的第一遭,是有点痛,但等一会儿就会好的。」


「现在就好多了。」


「那么我可以再动动吗?」


由于小玉户塞得满满的,一种从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里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着我的健腰。葛光佩轻轻地说道:「唔……不许你用力……要慢慢的……」


于是我一挺,又是另一阵痛,葛光佩只有咬紧牙关忍耐着。我强抑欲火,缓缓地抽插,每次龟头吻着花心时,葛光佩的神经和肉体都被碰得颤动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我连续抽动百余次后,葛光佩一阵抖动,终于泄了。


第一章因祸得福


我走在无量山的半山腰上,全然没有理会这是无量剑派的禁地。穿过一片树林,只听一阵叮叮咚咚的溪水声把我吸引了过去。我迅步前去,往溪水聚集的水池一看。顿时脑袋轰的一声,心头一阵狂跳。


只见林中一处如茵的芳草地坐落着一间木屋,背依一潭清澈的泉水,此时正值初夏的午后,艳阳高照,天气显得有点微热起来。


「哟……坏蛋……啊…!」


一阵销魂荡魄的女子娇喘声息从潭边传来,水声阵阵。


只见在小潭岸边的青石上,两只雪白的肉体正扭缠在一起。


「师父,你还那么紧……哦…好棒…」


「啊……用力…啊,啊啊—」


伏在雪白丰满的女体上的男子,屁股在剧烈地挺动着,他的双手已勾起了身下美女的修长双腿,双脚蹬在水下的岩石上,挺直了身子,更加用力地撞击着。


女子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手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十足一美人儿。只是眼角细细的鱼尾纹暴露出了她已经三旬以上的年龄。男子喘着粗气,用力冲击着美妇的丰润肉体。「师父,啊……你又用素女功了……」


随着男声响起,一张淫浪得意的少年脸庞从美妇丰满颤抖的高耸双乳中抬了起来。少年脸庞瞧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只见他趴在妇人白嫩芬芳的肉体上的身子肌肉虬结,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小坏蛋…谁叫你那么……厉害的,啊……」


妇人媚眼如丝的浪叫着,丰满的大屁股放荡的扭了几扭。销魂的感受着下体潮湿的穴儿里那粗壮有力的男根的抽动。


「不行,不行了……」


少年感觉到师父温润湿滑的销魂洞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肉棒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冲后腰。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云雨声。


「啊,啊,啊……光豪,给我,给我……」


我一惊,这个男的就是于光豪。难道这个女人是辛双清的徒弟葛光佩!不对啊,葛光佩应该比于光豪小才对!现在这个夫人起码三十岁以上的年纪了!难道她是辛双清本人,为什么于光豪叫她师父,于光豪应该是左子穆的徒弟才对!难道是金庸写错了。


美妇在少年于光豪的快速进攻下,迅速地达到了高潮,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着綳直了起来,下体的销魂处一阵湿热,泻了出来。


于光豪「啊」了几声,大屁股又用力撞击了几下,猛的从美妇的销魂下体里抽出了自己的挺直阳具,移了上来。


阳光下,于光豪的阳具湿漉漉的沾满了美妇下体晶莹的爱液。


妇人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于光豪懒洋洋的在水中舒展开健壮的四肢,星眸微合,任由身躯在水面上半沉半浮的游荡着。


美妇慵懒的雪白娇躯仍旧趴在潭边的青石上,俏美的桃腮上挂着满足的微笑,粉嫩的后庭漩菊里于光豪的精华正慢慢地溢出,一时间,两人平静无声。


「光豪,明天你就要拜入左子穆的门下了……」


妇人媚荡的俏脸上流露出失落的神色,或者她心里不舍吧,又或者是盼望这样的生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不愿意做回于光豪的离开。于光豪「唔」了一声,道:「难道师父你不可以派其他师兄弟去当卧底吗?」


我心中一惊,难怪于光豪在后面与葛光佩的比武中败下阵来,原来这都是辛双清的一手安排!


辛双清道:「光豪!我知道你舍不得师父,但是为了以后我们能长久在一起,你现在必须要去拜左子穆为师。其他的弟子我不放心,而且他们也没有你聪明!」


于光豪没再有言语,跟自己师父玩了这么久,现在离开这丰润白腻的娇媚胴体,真有点舍不得。但见这荡妇已经食髓知味,还有的是机会。


「小坏蛋,你……嗯?」


美妇秀美欣长的雪白胴体滑入水中,如八爪鱼似的缠在了于光豪的身上。于光豪感觉到师父饱满高耸的双乳贴在自己后背上,那两颗相思红豆立即硬立起来。


这时我实在忍不住了,不小心碰到一颗石子掉入了湖中!


只听得背后于光豪大喝:「什么人?」跟着披上一件衣服就急步追来。


我暗暗叫苦,舍命急奔,一瞥眼间,西首白光闪动,辛双清手执长剑,正从山坡边奔来,显是要拦住我去路。我叫声:「啊哟!」折而向东,心中只叫:「完了,我不会武功,怎么办??」耳听得干光豪不停步的追来,过不多时,我跑得气也喘不过来了,只听干光豪叫道:「师父,你拦住了那边山口!」


我心想:「奶奶的,难道我就这么短命。」心中自怨自艾,脚下却毫不稍慢,慌不择路,只管往林木深密之处钻去。


又奔出一阵,双腿酸软,气喘吁吁,猛听得水声响亮,轰轰隆隆,便如潮水大至一般,抬头一看,只见西北角上犹如银河倒悬,一条大瀑布从高崖上直泻下来,只听得背后干光豪叫道:「前面是本派禁地,任何外人不得擅入。你再向前数丈,干犯禁忌,可叫你死葬身之地。」我心想:「我就算不闯你无量剑的禁地,难道你就能饶我了?最多也不过是死有葬地而已。有无葬身之地,似乎也没多大分别。」脚下加紧,跑得更加快了。干光豪大叫:「快停步,你不要性命了吗?前面是……」


我笑道:「我要性命,这才逃走……」一言未毕,突然脚下踏了个空。我不会武功,急奔之下,如何收势得住?身子登时堕下了去。我大叫:「啊哟!」身离崖边失足之处已有数十丈了。


我身在半空,双手乱挥,只盼能抓到什么东西,这么乱挥一阵,又下堕下百余丈。突然间蓬一声,屁股撞上了什么物事,身子向上弹起,原来恰好撞到崖边伸出的一株古松。喀喇喇几声响,古松粗大的枝干登时断折,但下堕的巨力却也消了。


我再次落下,雙臂伸出,牢牢抱住了古松的另一根樹枝,登時掛在半空,不住搖幌。向下望去,只見深谷中雲霧瀰漫,兀自不見盡頭。便在此時,身子一幌,已靠到了崖壁,忙伸出左手,牢牢揪住了崖旁的短枝,雙足也找到了站立之處,這才驚魂略定,慢慢的移身崖壁,向那株古松道:「松樹老爺子,虧得你今日大顯神通,救了我我一命。當年你的祖先秦始皇遮雨,秦始皇封他為『五大夫』。救人性命,又怎是遮蔽風雨之可比?我要封你為『六大夫』,不,『七大夫』、『八大夫』。」


細看山崖中裂開了一條大縫,勉強可攀援而下。他喘息了一陣,心想:「干光豪和辛雙清,定然以為我已摔成了肉漿,萬萬料不到有『八大夫』救命。他們必定逃下山去,卿卿我我,合而為一去了。這谷底只怕兇險甚多,我這條性命反正是撿來的,送在那裡都是一樣。不過觀音菩薩保佑,最好還是別死。慢著,這是無量山的禁地谷底,也是神仙姐姐的居住地,掉入谷底不死,這個情節不是發生的段譽身上的嗎?怎麼發生到我身上了,難道我變成了段譽不成!不對,段譽遇上的是於光豪與葛光佩,我遇上的是辛雙清與於光豪!」


於是我沿著崖縫,慢慢爬落。崖縫中盡多砂石草木,倒也不致一溜而下。只是山崖似乎無窮無盡,爬到後來,衣衫早給荊刺扯得東破一塊,西爛一條,手腳上更是到處破損,也不知爬了多少時候,仍然未到谷底,幸好這山崖越到底下越是傾斜,不再是危崖筆立,到得後來他伏在坡上,半滾半爬,慢慢溜下,便快得多了。


但耳中轟隆轟隆的聲音越來越響,不禁又吃驚起來:「這下面若是怒濤洶湧的激流,那可糟糕之極了。」只覺水珠如下大雨般濺到頭臉之上,隱隱生疼。


這當兒也不容我多所思量,片刻間便已到了谷底,站直身子,不禁猛喝一聲采,只見左邊山崖上一條大瀑布如玉龍懸空,滾滾而下,傾入一座清澈異常的大湖之中。大瀑布不斷注入,湖水卻不滿溢,想來另有泄水之處。瀑布注入處湖水翻滾,只離得瀑布十餘丈,湖水便一平如鏡。月亮照入湖中,湖心也是一個皎潔的圓月。


面對這造化的奇景,只瞧得目瞪口呆,驚嘆不已,一斜眼,只見湖畔生著一叢叢茶花,在月色下搖曳生姿。


赏玩了一会茶花,走到湖边,抄起几口湖水吃了,入口清冽,甘美异常,一条冰凉的水线直通入腹中。定了定神,沿湖走去,寻觅出谷的通道。


这湖作椭圆之形,大半部隐在花树丛中,他自西而东,又自东向西,兜了个圈子,约有三里之远近,东南西北尽是悬崖峭壁,绝无出路,只有我下来的山坡比较最斜,其余各处决计无法攀上,仰望高崖,白雾封谷,下来已这般艰难,再想上去,那是绝无这等能耐,心道:「就算武功绝顶之人,也未必能够上去,可见有没有武功,倒也无甚分别。」


这时天将黎明,但见谷中静悄悄地,别说人迹,连兽踪也无半点,唯闻鸟语间关,遥相和呼。


坐在湖边,空自烦恼,没半点计较处。失望之中,心生幻想:「倘若我变作一条游鱼,从瀑布中逆水而上,便能游上峭壁。」眼光逆着瀑布自下而上的看去,只见瀑布之右一片石壁光润如玉,料想千万年前瀑布比今日更大,不知经过多少年的冲激磨洗,将这半面石壁磨得如此平整,后来瀑布水量减少,才露了这片琉璃、如明镜的石壁出来。


我寻思:「看来这便是金庸描述的『无量玉壁』了。既然段誉可以出去,我也可以,何况这里还有许多武林秘笈,正好修链一番。」


想明此节,不禁得意起来。自从穿越时空来到此刻已有七八个小时,早饿得狠了,见崖边一大丛小树上生满了青红色的野果,便去采了一枚,咬了一口,入口甚是酸涩,饥饿之下,也不加理会,一口气吃了十来枚,饥火少抑,只觉浑身筋骨酸痛,躺在草地上便即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什酣,待得醒转,只觉田中气运神定,我料想是昨天吃那果的缘故,那果肯定是增加内力的神品。只见日已偏西,湖上幻出一条长虹,艳丽无伦。我口中唱着曲子,兴高采烈的沿湖寻去。一路上在所有隐蔽之处都细细探寻了。但花树草丛之后尽是坚岩巨石,每一块坚岩巨石都连在高插入云的峭壁上,别说出路,连蛇穴兽窟也无一个。


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出路,百无聊赖之中,又去摘仙果来吃,忽想:「什么地方都找过了,反是这里没找过。别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拨开酸果树丛,登时便摇了摇头。树丛后光秃秃地一大片石壁,爬满了藤蔓,那里又有什么出路。但见这片石壁平整异常,宛然似一面铜镜,只是比之湖西的山壁却小得多了,心中一动:「莫非这才是真正的『无量玉壁』?」当即拉去石壁上的藤蔓。但见这石壁也只平整光滑而已,别无他异。


我将石壁上的藤蔓撕得干干净净,除下长袍,到湖中浸湿了,把湖水绞在石壁上,再拔些青草来洗刷一番,那石壁更显得莹白如玉。可是还是没有新的发现。


无意中我想到金庸书上提到有大小岩石的地方就是洞口,于是很快找到了那大小岩石,我将大小岩石之间的蔓草葛藤尽数拉去,拨净了泥沙,然后伸手再推,果然那岩石缓缓转动,便如一扇大门相似,只转到一半,便见岩石露出一个三尺来高的洞穴。


大喜之下,也没去多想洞中有无危险,便弯腰走进洞去,走得十余步,洞中已无丝毫光亮。我双手伸出,每一步跨出都先行试过虚实,但觉脚下平整,便似走在石板路上一般,料想洞中道路必是经过人工修整,欣喜之意更盛,只是道路不住向下倾斜,显是越走越低。突然之间,右手碰到一件凉冰冰的圆物,一触之下,那圆物当的一下,发出响声,声音清亮,伸手再摸,原来是个门环。


我伸手推门而进,一边朗声说道:「在下我,不招自来,擅闯贵府,还望主人恕罪。」停了一会,不听得门内有何声息,便举步跨了进去。


我不论眼睛睁得多大,仍然看不到任何物事,只觉霉气刺鼻,似乎洞内已久无人居。我继续向前,突然间砰的一声,额头撞上了什么东西。幸好他走得什慢,这一下碰撞也不如何疼痛,伸摸去,原来前边是一扇门。他手上使劲,慢慢将门推开了,眼前陡然光亮。


我知道自己进入了李秋水和逍遥子的住地,于是急着去找秘笈!其他的倒不想去考究了,反正都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


很快我就找到了李秋水的玉像,只见玉像的她仪态万方,身上一件淡黄色绸衫微微颤动;更奇的是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


我口中只說:「從她的玉像中我就知道了王語嫣的美麗。金庸說她們長得很像。」我眼光卻始終無法避開她這對眸子,也不知呆看了多少時候,才知這對眼珠乃是以黑寶石雕成,只覺越看越深,眼裡隱隱有光彩流轉。這玉像所以似極了活人,主因當在眼光靈動之故。


玉像臉上白玉的紋理中隱隱透出暈紅之色,更與常人肌膚無異。我側過身子看那玉像時,只見她眼光跟著轉將過來,便似活了一般。我大吃一驚,側頭向右,玉像的眼光似乎也對著他移動。不論他站在那一邊,玉像的眼光始終向著他,眼光中的神色更是難以捉摸,似喜似愛,似是情意深摯,又似黯然神傷。


我呆了半晌,深深嘆道:「果然不愧為神仙姊姊,小生我今日得睹芳容,真是死而無憾。」玉像目中寶石神光變幻,竟似聽了我的話而深有所感。


此時我神馳目眩,竟如著魔中邪,眼光再也離不開玉像,當下四周打量,見東壁上寫著許多字,但無心多看,隨即回頭去看那玉像,這時發見玉像頭上的頭髮是真的人發,雲鬢如霧,鬆鬆挽著一髻,鬢邊插著一支玉釧,上面鑲著兩粒小指頭般大的明珠,瑩然生光。又見壁上也是鑲滿了明珠鑽石,寶光交相輝映,西邊壁上鑲著六塊大水晶,水晶外綠水隱隱,映得石室中比第一間石室明亮了數倍。


我又向玉像呆望良久,這才轉頭,見東壁上刮磨平整,刻著數十行字,都是「莊子」中的句子,大都出自「逍遙遊」、「養生主」、「秋水」、「至樂」幾篇,筆法飄逸,似以極強腕力用利器刻成,每一筆都深入石壁幾近半寸。文末題著一行字云:「逍遙子為秋水妹書。洞中無日月,人間至樂也。」


眼光轉到石壁的幾行字上:「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雪,綽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當即轉頭去瞧那玉像,心想:「莊子這幾句話,拿來形容這位神仙姊姊,真是再也貼切不過。」走到玉像面前,痴痴的呆看,瞧著她那有若冰雪的肌膚,說什麼也不敢伸出一根小指頭去輕輕撫摸一下,心中著魔,鼻端竟似隱隱聞到麝般馥郁馨香,由愛生敬,由敬成痴。


我這時候才記得她跟前有兩個蒲團,裡面藏有武功秘笈,於是就拆開較小蒲團。裡面有一個綢包,左手便即伸過去也拿住了,雙手捧到胸前。


這綢包一尺來長,白綢上寫著幾行細字:「汝既磕首千遍,自當供我驅策,終身無悔。此卷為我逍遙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時,務須用心修習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將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擐(『扌』為『女』)福地遍閱諸般典籍,天下各門派武功家數盡集於斯,亦即盡為汝用。勉之勉之,學成下山,為余殺盡逍遙派弟子,有一遺漏,余於天上地下耿耿長恨也。」


我捧著綢包的雙手不禁高興的顫抖,只想:「果然是武林秘笈,太棒了!」打開綢包,裡面是個捲成一卷的帛卷。


展將開來,第一行寫著「北冥神功」。字跡娟秀而有力,便與綢包外所書的筆致相同。其後寫道:「莊子『逍遙遊』有云:『窮髮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於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積蓄內力為第一要義。內力既厚,天下武功無不為我所用,猶之北冥,大舟小舟無不載,大魚小魚無不容。是故內力為本,招數為末。以下諸圖,務須用心修習。」


我贊道:「神仙姊姊這段話說得再也明白不過了。」再想:「這北冥神功是修積內力的功夫,學了自然絲毫無礙。」左手慢慢展開帛卷,突然間「啊」的一聲,心中怦怦亂跳,霎時間面紅耳赤,全身發燒。


但見帛卷上赫然出現一個橫卧的裸女畫像,全身一絲不掛,面貌竟與那玉像一般無異。但見畫中裸女嫣然微笑,眉梢眼角,唇邊頰上,儘是妖媚,比之那玉像的莊嚴寶相,容貌雖似,神情卻是大異。我似乎聽到自己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動之聲,斜眼偷看那裸女身子時,只見有一條綠色細線起自左肩,橫至頸下,斜行而至右乳。他看到畫中裸女椒乳墳起,心中大動,見綠線通至腋下,延至右臂,經手腕至右手大拇指而止。他越看越寬心,心另一條綠線卻是至頸口向下延伸,經肚腹不住向下,至離肚臍數分處而止。我凝目看手臂上那條綠線時,見線旁以細字注滿了「雲門」、「中府」、「天府」、「俠白」、「尺澤」、「孔最」、「列缺」、「經渠」、「大淵」、「魚際」等字樣,至拇指的「少商」而止。我平時看多了武俠小說,知道「雲門」、「中府」等等都是人身的穴道名稱。


當下將帛卷又展開少些,見下面的字是:「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內力而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語云:百川匯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積聚。此『手太陰肺經』為北冥神功之第一課。」下面寫的是這門功夫的詳細練法。


最後寫道:「世人練功,皆自雲門而至少商,我逍遙派則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雲門,拇指與人相接,彼之內力即入我身,貯於雲門等諸穴。然敵之內力若勝於我,則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兇險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窺要道,惟能消敵內力,不能引而為我用,猶日取千金而復棄之於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


我長嘆一聲:「神仙姊姊這個比喻說得甚好,百川匯海,是百川自行流入大海,並不是大海去強搶百川之水。借力打力,實在是不錯的選擇,對於我這種沒有武學根基的人最好不過了!」


再展帛卷,长卷上源源皆是裸女画像,或立或卧,或现前胸,或见后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轻嗔薄怒,神情各异。一共有三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及练功法诀。帛卷尽处题着「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绘的是无数足印,注明「妇妹」、「无妄」等等字样,尽是易经中的方位。我前几日还正全心全意的钻研易经,一见到这些名称,登时精神大振,便似遇到故交良友一般。只见足印密密麻麻,不知有几千百个,自一个足印至另一个足印均有绿线贯串,线上绘有箭头,料是一套繁复的步法。最后写着一行字道:「猝遇强敌,以此保身,更积内力,再取敌命。」


我心道:「这就是段誉日后的逃命法宝,太好了!我拿了,段誉岂非要死路一条,管他呢?先保住自己先。」


卷好帛卷,朝午晚三次练功,一定遵从。我见左侧有个月洞门,缓步走了进去,门旁壁上凿着四字:「琅擐(『扌』为『女』)福地」。想起神仙姊姊写在帛卷外的字,心道:「原来『琅擐(『扌』为『女』)福地』便在这里。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学典籍,尽集于斯。天助我也。」于是秉烛走进月洞门内。


一踏进门,举目四望,登时吁了口长气,大为宽心,原来这「琅擐(『扌』为『女』)福地」是个极大的石洞,比之外面的石室大了数倍,洞中一排排的列满木制书架,可是架上却空洞洞地连一本书册也无。他持烛走近,见书架上贴满了签条,尽是「昆仑派」、「少林派」、「四川青城派」、「山东蓬莱派」等等名称,其中也有「大理段氏」的签条。但在「少林派」的签条下注「缺易筋经」,在「丐帮」的??签条下注「缺降龙十八掌」,在「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缺一阳指法、六脉神剑剑法,憾甚」的字样。


想像当年架上所列,皆是各门各派武功的图谱经籍,于是我就在里面修链起来!


我心无挂疑,便将所有武林秘笈收集起来,先将逍遥派的武功修链,从第一卷经书,先诵读几遍,背得熟了,然后参究体会,自第一句习起。


我心想,练不好武功,到外边闯荡也是死路一条,反正这里什么都不缺,吃的东西又可以增加功力,何不在此修链成绝世高手再出去。幽谷中岁月正长,今日练成也好,明日练成也好,都无分别。就算练不成,总也比不练的好。我存了这个成故欣然、败亦可喜的念头,居然进展极速,只短短四个月时光,便已将逍遥派的秘笈尽数参详领悟,依法练成。


之后我又开始钻研其他门派的武学经典。越练到后来,越是艰深得心应手,进展也就越快,我只是呆了一年多,就功行圆满。可能是现代人的领悟比古代超越,我学起来似乎十分省力,加上每天吃奇珍异果,内力大增!当我可以用手掌溶化钢铁之时,我知道自己已经是当世之高手了!


我练成了所有宝典,这才舍得离开,在离开之时,我将所有武力秘笈全部销毁,这也是后来段誉掉下来找不见武林秘笈的原因所在。


处理完了这一切,我换上逍遥子的一身衣服,离开了这个居住一年的地方,开始了我逍遥武林之旅!


我出了福地山洞,外边怒涛汹涌,水流湍急,竟是一条大江。江岸山石壁立,嶙峋巍峨,看这情势,已是到了澜沧江畔。我又惊又喜,慢慢爬出洞来,见容身处离江面有十来丈高,江水纵然大涨,也不会淹进洞来,但要走到江岸,却也着实不易。


当使出轻功,飞离而去!同时将四下地形牢牢记在心中,以备日后可以再来此处,心想:「这里不愧为隐世的好去处。」第二章辛双清(上)


出洞第一件事,我就是要去找辛双清和于光豪算帐,奶奶的,竟然想害死我!


我上了无量山,使用轻功避开守卫,进入了无量山的禁地,一年前我就是在这里掉下山崖的!


重回故地,我惊讶的发现辛双清竟然又在与于光豪在那里打野战!简直冥冥中上天注定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一天后就是无量东西宗比武的日子,于光豪假借提前上山打探,实际是回来与辛双清幽会。


「哦,哦…光豪……用力……」


辛双清浪叫声在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淫靡,于光豪趴在女子的白嫩胴体上,大屁股没命地起伏着,那跨下一根乌黑粗长的硬物在女子雪白的两腿之间抽抽送送,漾起了浓浓的云雨声。


「师父,你的穴儿越来越紧……看我今天干不死你…」


於光豪伸出祿山之爪掀起了辛雙清盤在自己腰上的兩條光滑雪白的修長大腿,扛在自己肩上,這樣屁股可以挺動得更加劇烈了。


辛雙清胸前豐滿飽漲的兩隻大奶子劇烈抖動著,纖細的腰肢隨著道人的挺動而來回銷魂的扭動,嬌艷迷人的俏臉上儘是欲仙欲死的浪態,半張的櫻唇不住地吐出放蕩的嬌呼,「啊,啊…光豪,頂到我的…心兒上了,啊,啊,啊…」


「師父……你發浪的時候真美麗,我頂死你」


於光豪急速的在女子兩腿間濕滑柔嫩的甬道里抽送著,只覺得辛雙清的穴兒深處似有一股暗暗的吮吸之力,弄得自己精關幾欲要泄。


「噢,光豪……噢,不行了……」


辛雙清嬌聲尖叫起來,豐臀用力向上迎湊著,要進入極度快活的高潮中了。於光豪見此狀,淫邪的大笑著,張嘴吮著女子胸前豐乳頂端腫脹的紅潤櫻桃,大屁股加快了旋轉。「啊-──」


辛雙清雪白豐潤的玉體緊繃了起來,兩隻纖纖素手在於光豪的脊背上抓出了道道血痕,銷魂的下體愛液泛濫似地湧出。於光豪剛想給這浪貨最後的一擊,突然間只覺得渾身酸麻無力,如死狗似地趴在了女子的玉體上。


「誰,…在背後偷襲你……」於光豪頓時無氣倒在辛雙清的玉體上。


辛雙清原本媚波流動的美眸開啟,驚訝於光豪怎麼就斷氣了,抬頭一看只見我站在她的跟前,辛雙清連忙推開於光豪的屍體,顫聲道:「你是誰?」說著,她彎腰拾起散落一旁的衣裙穿上,企圖想穿上。


我道:「還記得一年前在這裡被你和你死去的徒弟打下山崖的那個人嗎?」


辛雙清這才想起來,看著我,驚恐萬分的道:「是你!!你是人是鬼?」


我笑道:「爺我不想嚇你!我沒有那麼容易死,今天是來索命的!」


辛雙清顫聲道:「當年我們並沒有推你下去,是你不小心掉下去的,我、、我、、、沒有想過要殺你!真的!」


辛雙清一臉恐懼,幾乎哀求的哭道。


我看著她的樣子,心又軟了下來,的確,如何不是他們緊逼不舍,我還沒有今天的成就!她也沒有推我下去,看著她潔白無暇的玉體,我心中充滿了渴望,或許我太久沒有過性生活的緣故,眼前的辛雙清讓我產生了強暴的慾望。


因為映入我眼帘的美景讓我的全身熱血沸騰。


只见,辛双清将近四十的人完全像三十出头的少妇,一点也没有下垂的两座乳房依然是风采迷人。尤其是那根本就不像是近四十岁女人的乳头,仍然留有粉红的颜色。完全展现出了女人的丰韵。


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辛双清好像等待我的处决,一切开始变得静悄悄的,好像我们都是在故意秉住自己的呼吸,静听着每个人的心跳声。


这个时候,我满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幻想和矛盾。尤其是在辛双清那频频发出体香的诱惑中,我更是心乱如麻,不知怎样才能平息直线上升的春情欲火。


辛双清见我没有反应,于是想把衣服穿上,我喝道:「不许动!拿开衣服。」


辛双清一惊,放开手中的衣服。


此时的辛双清像一只小绵羊一样温顺,胆小。


我终于忍禁不住,道:「你不是要男人吗?今天爷我来满足你。」此时,我能清楚地看到辛双清的身子有些颤抖。她不敢阻止我的行动,我伸手去摸她的奶子,她胆怯的向后撤了撤身子,没有想到这样就更方便了我的行动。


于是我也没有客气,将整团奶子握在了我的大手里,然后不停地糅捏起来,尽情地感受着女人的柔滑。


同样受到刺激的辛双清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她那略微急促的呼吸不停地吹在我的耳朵里,弄的我浑身都痒得要命。我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我要抱起她。


这次,辛双清依然是无动于衷,但她却不让我的大舌头钻进她的香潭里,牢固的牙齿成了我暂时的障碍。好在我此时也并不着急,于是辛双清的两片红唇成了我的攻击目标。


苍天不负有心人,在我双重的攻击下,辛双清开始慢慢的融化。她的两条腿先是紧紧地夹着我的一条大腿,一只小手也在我的胸口上来回游动起来。始终挡住香潭入口的牙齿被我的大舌头一厘一毫地敲开,直至闯入为止。


辛双清放弃了对我的阻挠后,整个人彻底的处于瘫痪状态,我的大舌头就像进入了蜜罐一样,狼吞虎咽地吸食着里面的资源。偶尔还会和她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玩着人类的同一种游戏。


辛双清完全沉迷在我的热吻中,处于本能的反应,她的一条腿也不老实起来,不停地在我的大腿上摩擦,释放着自己的热量。有时也会不慎将她的羞处撕磨到我的腿上,导致花房里的大量蜜汁遗留在我的每一寸肌肤上。


看到辛双清超出想像的上路,别提我的心理有多美了,在我的慢慢引导下,她似乎忘记了此时所处的环境,在我胸口盘旋半天的小手也转移了目标,沿着我的腹部向下游走,直到抓住我那硬的不能再硬的大宝贝上。


看样子,我的粗大超出了辛双清的想像。就在她刚刚碰到我的宝贝时,吓的她居然猛地缩回了自己的小手。


我知道这是女人本能的反应,所以在辛双清心惊胆战的时候,我又拉着她的小手来到了我的大宝贝上。


这次,辛双清没有再躲闪,相反,她的小手牢牢地握在上面,好像没有再放下的意思。而且还在大肉棒上套弄起来!帮我解除内心的烦恼!


我不知道辛双清为什么会这样的大胆,但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地浪费脑细胞,反正我只知道现在很喜欢她这个样子,甚至以后也是一样。


辛双清的小手在点燃我身体里的欲火,让那充满激情的热血更加沸腾。更要命的是她那快要流成河的花房,时不时地在勾引着我,让我无法控制地伸手想去碰它!


「不!不可以的!」辛双清咬在我的耳朵上,不知道是处于女人的矜持还是想保住自己的清白,对我而言,却是充满了魅力的诱惑。


我的手按在辛双清的大奶子上轻柔细捏着,辛双清的小手握着我的大宝贝,在她的套弄下马眼里流出了少许的汁液。


通过一下、一下的蠕动,均匀地涂抹在肉棒上。


可能是量太少的原因,肉棒表面不是很滑润,辛双清的小手在上面套弄起来显得不是很顺畅。同时我也感觉到了这一点的不美。


在本能的催促下,我的大手又一次地脱离了辛双清的大奶子,直奔目标伸向女性的神秘地带。结果这次和我想像的一样,还没等碰到目标时,辛双清那只黏糊糊的小手又充当了一次保护屏,企图不让我靠近她的小洞洞。


这次,我不顾辛双清的阻挡用力逼近目的地。而辛双清也是一样全力以赴地保护着自己神圣的宫殿。


我咬牙狠声道:「淫妇,你敢不从大爷我?」我眼中杀气大盛,寒光四射,看得辛双清全身胆寒。


也许是因为有了极强的心理准备,誓死也要攻下辛双清这块阵地。在我强大攻击下,辛双清的小手一不小心滑出了我的手掌,让开了通往罗马宫殿的大道,使我的大手顺利地碰到了女性圣地。


就在手臂落在辛双清的花房上时,我和她同时做出了极大的反应。虽然她没有叫出声来,但她的身体却猛的颤抖了一下,和我缠绵在一起的小香舌也迅速地撤了回去。而我则是因为感受到了她的无比湿滑,而联想到了她的敏感程度。


真没想到辛双清是如此的能忍,她的小穴几乎要流成河了,还迟迟不愿让我进入,可想而知她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淫荡,相反其忠贞之心还是很强烈的。如果这要换成别的女人,早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此时,我的心也是百感交加。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还是错,而现在我对辛双清却突然产生了极大的占有之心。


辛双清还在做着无用功的反抗,即使是两只胳膊也无法拉开我那强有力的手臂。但被她这样子一弄,显然让我无法静下心来探视她的神秘地带。


于是,我得意的在她的耳边说道:「辛双清!看爷今天怎么满足你!」


当这句话说出后,连我自己都惊讶了许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如此霸道。


我清楚地感觉到辛双清此时除了她的心在跳,其它的都好像失去了功能一样。


一动也不动地停留在凝聚的空气中。就连那双几乎没有力气的小手也脱离了我的手臂,乖乖地垂落下来。


我抛开了所有的思绪和顾忌,准备用自己的行动来敲开辛双清的心扉。


可能是因为辛双清还处于矛盾的思绪状态,当我的大手在她的肥美阴户上游走了N圈后,她居然还没有做出反抗。


看样子辛双清已经默许了我的行为,虽然她努力地去克制自己的一系列本能反应,但原始的呼声却逃不过我的耳朵。她那极不稳定的呼吸变成了我最有利的判断信息,通过这一牢靠的判断能让我随时去掌握她的情绪变化。


我发现原来挑动起一个女人的淫浪比强暴硬上弓要来得刺激,就不由的兴奋,完全把辛双清当成了试验品。第二章辛双清(下)


我的大手沾满了辛双清的淫水,当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探询女性圣地的那一刻,辛双清的生理特征竟引起我的高度重视。我发现摸了好久的肥美阴户居然没生一根毛发,上面光秃秃的,在淫水的效应下显得格外的圆滑,手上的神经随时为我传递着那种另类的美感。真没想到辛双清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白虎,在少了被毛发的捆饶后,居然成了她得天独厚的优势。


对于辛双清那肥美而又不生寸发的阴户,已经成为了我最佳的攻击目标。整个人的意识也全部集中在那里,就好像获得了一块至宝似的,完全痴迷在滑腻的感觉中。


辛双清的本能反应也超出了她的限制,原本紧紧合并在一起的玉腿,此时也主动地分张开来,让我的大手在足够的空间内发挥着应有的作用,每一次的抚摩都能让小穴渗出微量的淫液,同时也为辛双清带去无穷的诱惑和向望。


「你的下面好滑!…好像没有长毛毛吧!」我爬在辛双清的耳边,明知故问地挑逗着她的情欲。虽然声音很小,但辛双清听的真真切切,当然她也明白我的意图。


「你…你不许说出来!…」在羞态百出的危机中,辛双清尽量来掩饰自己的生理,却不敢违背我的意愿。


我开始对辛双清展开了新一轮的挑战,原本只在阴户表面游走的大手也接到了新的指令。在确定了准确的位置后,我伸出一根中指直逼女人的圣地入口,然后毫不犹豫地插了进去。


被我这一突然的闯入,辛双清也做出了极大的反应,不过没有我想像中的那样严重。她只是颤抖了一下身体,两条粉腿猛的向里夹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地向两边分开。


在获得了更大的空间后,我的心里更加畅快,不仅仅是因为辛双清把她的双腿分的大开,而且,通过她此时的反映,足以证明辛双清有意让我继续进行下去,包括刚刚插进她身体里的行为,也早在她的预料之中。


「大胆」二字已变成为了过时的比喻!对于辛双清那神秘的娇躯已不在是梦寐以求的产物,它现在已经成了我最理想的境地,而且在不久的时间内,它将会成为我的大宝贝的暖巢。


此时,我的大脑里不仅出现了一副副与辛双清交欢的美景,而且插在蜜穴里的中指也为我传来了幸福的信号。


辛双清的小穴实在是太美了,紧弛有度,即使是我的手指也能感受到它那急剧压迫的阴道肉壁紧紧地包合在一起。这要是把我的大宝贝插进去,非爽死不可。


想到这里,我开始了新的一轮行动。


我压抑不住狂喷的欲火,猛的扑向辛双清。


「啊………」


身下的辛双清发出了痛苦又满足的娇唤,我毫无前戏的将自己胯下那根极度涨大亢奋的大阳具顶进了辛双清下体的女性甬道里,里面的灼热腻滑让我很顺利的顶到了辛双清的尽头。再一用力,那火烫的大龟头已经进入了辛双清的子宫,我这才算是尽根而没,我抵住了辛双清小腹下的耻骨用力地扭了扭屁股,让两人结合得更紧密些,一手在辛双清饱满雪白的乳峰上扭了一把,淫邪地笑道,「浪货,够不够大?」


「哟……好大……啊…」


辛双清一阵呻吟浪叫,让人忍不住狠插她的玉壶。


「贱妇,我好还是那死鬼好…」我一边狠狠的操插,一边问道。


「啊……当然是爷……最好……啊……用力…啊,啊啊—」


我伏在辛双清雪白丰满的玉体上,屁股在剧烈地挺动着,我的双手已勾起了身下美女的修长双腿,双脚站直,挺起了身子,更加用力地撞击着。


「那你还不叫亲哥哥!」


「啊……亲哥哥……我爱你……啊……操我…啊,啊啊—」辛双清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手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果然是妖艳迷人。


我听了她的呻吟更加用力冲击着美妇的丰润肉体。我趴在辛双清白嫩芬芳的肉体上的身子肌肉虬结,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亲哥哥…你好……厉害的,啊……」


辛双清媚眼如丝的浪叫着,丰满的大屁股放荡的扭了几扭。销魂的感受着下体潮湿的穴儿里那粗壮有力的男根的抽动。


我感觉到辛双清温润湿滑的销魂洞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肉棒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冲后腰。我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云雨声。


「啊,啊,啊……爷,给我,给我……」


辛双清知道我快要泄了,在我的快速进攻下,她也迅速地达到了高潮,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着綳直了起来,下体的销魂处一阵湿热,竟然比我先泻了出来。


我「啊」了几声,大屁股又用力撞击了几下,猛的从辛双清的销魂下体里抽出了自己的挺直阳具,移了上来。


夜光下,我的阳具远超出于光豪的粗壮硕长,上面湿漉漉的沾满了辛双清下体晶莹的爱液。


辛双清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粉嫩的小香舌尖儿舔在我的大龟头上,吮吸着那本属于自己的爱液。


我亢奋的一手握在自己的大阳具上套弄着,猛得身子一僵,大股大股的白稠的精华从龟头的小口处喷射出来,射入辛双清半张的樱桃小嘴里。辛双清嘤的娇哼了一声,小口含住了我的大龟头,用力地吮吸起来,把我喷射出来的精华一点不剩的咽了下去。


「唔──,唔」


伴着辛双清饥渴的吞咽声,我从她的樱唇里满意地抽出自己硕大的肉棒,一缕晶莹透明的粘液淫荡的挂在粗长的阳具与樱唇之间。辛双清销魂的瞟了我一眼,慢慢地将雪白粉嫩的身子翻了过来,香脊纤腰,下面浑圆的丰臀,那柔美的线条使得我的胯下雄风没有半点消减,欲火高涨的大手在辛双清雪白如玉的粉臀上扭了一把。道:「转身,爷要插你的屁股洞!「说完,又狠抓了她丰臀一把。


「亲哥哥……疼!」


辛双清淫荡的吃吃娇笑着说,看来她完全溶入了角色,把我当成了她心爱的情人。此时,她翘起了自己引以骄傲的迷人丰臀,等候我的恩赐。我扶着跨下的挺直大肉棒凑了上来,滚热的大龟头却抵在了辛双清的粉臀中的一漩菊花上,辛双清嘤咛着,随着阳具的逐步深入,俏脸上显现出了更加销魂的媚人神色。


「真好……啊……『我慢慢地把自己火热的男根全部深入了师娘的后庭,强烈的紧缩感让我销魂无比,难以想像辛双清那么小的后庭菊洞竟可以把我的大肉棒完全容纳,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就开始抽动了起来。


」啊,啊,啊,「辛双清销魂之极的娇唤着,她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后面这个洞会如此的销魂蚀骨,以至于自己现在乐不疲此,回回都要做,她浪叫着,粉嫩的胴体激动得颤抖着,银牙紧咬,快乐的刺激一遍遍的冲刷着辛双清的娇躯。……


…月光下,潭中的娇喘浪叫声已经逐渐平息下去,我懒洋洋的在水中舒展开健壮的四肢,星眸微合,任由身躯在水面上半沉半浮的游荡着。


辛双清慵懒的雪白娇躯仍旧趴在潭边的青石上,俏美的桃腮上挂着满足的微笑,粉嫩的后庭漩菊里少年的精华正慢慢地溢出,一时间,两人平静无声。


」爷,你打算怎么处置贱婢双清……「辛双清媚荡的俏脸上流露出些许担心的神色,或者她心里还害怕我对她进行报复。


我道:「这就看你听不听话了,爷是一个淫君,你就是我的贱妾,不得反抗我的旨意,更不得背叛我,否则我让你如同此石!」说完,举手将旁边一颗大石劈成粉碎!辛双清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她万万想不到我武功会如此之高。


「贱妾定当听从爷的吩咐!」辛双清胆寒的颤声道。


我不由感叹这是强者得到世界。辛双清这丰润白腻的娇媚胴体,真让我有点舍不得。


「爷,现在就让贱妾服侍你……嗯?」


辛双清秀美欣长的雪白胴体滑入水中,如八爪鱼似的缠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辛双清饱满高耸的双乳贴在自己后背上,那两颗相思红豆立即硬立起来。


我转身过来抱住了辛双清来回扭动的雪白丰臀,胯下依旧挺直的大阳具用力顶进了辛双清的销魂私处。辛双清娇嘤了一声,美好的上身綳直了,纤手主动托起自己胸前一只雪白柔腻的奶子塞到我的口中。


我和辛双清在池边盘肠大战到半夜,凭借自己特殊的体质才把这个如狼似虎的美妇喂饱,回到湖边小木屋不觉中已经一觉到了晌午日上三竿时。


从谷外传来几声清啸,初时极远,瞬间就已到了近前。辛双清此时已梳装好,不放心的又照照铜镜,确信自己的娇美粉腮上没有什么男女欢爱的残迹后,才一整容,回复自己一直以来的秀美端庄的神态,对躺在床上的我轻声道:「爷,贱妾先去把于光豪尸体毁掉,整理完教内事务就来陪你。」说完就转身出了门外。第三章葛光佩(上)


其实,辛双清亲吻我离开的时候,我就醒了!我只是想看看她的反应,没有想到她完全的爱上并臣服于我的棒下!得到这满意的回应,等辛双清离开小木屋。我就下床到湖边洗澡,清爽过后,回到小木屋,才发觉肚子饿得咕咕响!


正想去找东西吃,门外就有人敲门。我心想,一定是辛双清送饭来了!


我想给她一个惊喜,于是脱光衣服,重新躺在床上,那大肉棒直立顶天,威武雄壮。


门外人敲了几下,见没有回应,就轻轻的推门而进!


「公子,掌门吩咐给你送饭来了!」一声甜翠的女声响起!


我抬头一看,原来不是辛双清,而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无量剑派女弟子。


只见她柳眉星眸,瑶鼻樱口,肤如凝脂,淡蓝道袍下双峰微颤,有如成熟的水蜜桃。傲人的双峰顿挺立在空气中,肌肤雪白,清秀可人,完全是一个小仙女的模样!我看得为之心中一动,忘记了自己是光裸在床上的。


那少女把酒菜放在桌上,见我没有出声,向床上看来,顿时看见赤裸裸的我用正火辣辣的眼色看着她,那肉棒如擎天柱一样高耸粗壮,让人看了心神摇荡。她只觉得口舌干燥,心跳加速!一时愣在了当场。


我见眼前的少女被我所震撼住,心中狂喜,不顾眼前情形的尴尬,道:「你是谁?谁叫你来的?」


那少女这才发现自己失了方寸,羞涩的转过头,低声道:「弟子葛光佩,芬掌门之命前来给少侠送饭。」


我脑子一震,她就是葛光佩,就是与于光豪通奸把段誉逼下山崖的人?


不对啊!于光豪被我杀死,而眼前的小美人看起来还是冰清玉洁,怎么可能是奸夫淫妇,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因为我的出现,《天龙八部》里人物的命运将全部改变。


想到这里,我不禁开心一笑!


葛光佩见我发笑,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道:「少侠,我不知道你在休息,所以——」


葛光佩没有说完,小脸就绯红起来,想到我那擎天玉柱,不由的显出羞涩之情,我看得心中一动,难怪说少女的羞态最美了。此时我就觉得葛光佩这时候的样子最美了,忍不住跳下床来,双手一圈,将葛光佩搂入了怀中。葛光佩心中一惊,才刚呼了一声:「少侠,你要……」


「干什么」三个字没有说出口,她已经知道了答案。我头一低,竟然吻住了葛光佩的樱桃小嘴,葛光佩「嘤咛」一声,浑身一软,瘫软在我的怀里,只知道用双手紧紧吊住我的脖颈。葛光佩是初次尝此滋味,感觉既紧张,又兴奋、甜蜜,虽然刚开始都有些笨拙,但亲嘴可以说是人与生俱来的本领,根本不需要别人教,她就很自然的和我打起了嘴仗,忘记了身外的一切……


「嗯……你把人家……喘不过……气来……」好久,葛光佩才气喘吁吁的将我推开。


我这时才觉得葛光佩真有点天生尤物,真是可以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


我道:「谁叫你这么诱人?不要叫我少侠,你们掌门没有告诉你吗?我叫杨宇皓。你们掌门说你可是无量山上的第一美女。」


我则是意犹未尽,仍然拥着葛光佩不肯放松,故意的挑逗她。葛光佩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斜睨着我道:「你真坏,差点让人家窒息。饭都快凉了,还不肯放开人家吗?」


我这才讪讪一笑,将葛光佩放开道:「光佩,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害羞的样子太美了,所以我才忍不住的。」


「你这人真坏,刚见面就这样对人家,想哄人开心就说好话,只怕你以后看多了就会烦的。」葛光佩心里甜滋滋的笑着道。


我笑道:「光佩,你放心,我看一辈子也看不厌的。」


「甜言蜜语,以后还不知道要骗取多少女孩子的芳心。算了,我们不谈这个了,赶紧吃饭吧。」葛光佩笑着道。


「你陪我吃啊!」我叫道。


「你先穿起衣服!」葛光佩羞涩的道。


我一边吃饭一边跟她闲聊,从谈话中我知道今天就是无量剑派东西宗比武的日子,我和葛光佩两人甜甜蜜蜜的吃过饭,这小妮子很快就掉进了我的甜言蜜语当中。我看辛双清没有来,就对葛光佩道:「我困了,你陪万万睡一下好不好?」


葛光佩的脸通的一下红了,但却轻轻点了点头,那是同意了。我实在没有想到古代的女性比现代女性还要开放。只见她亭亭玉立像一朵含苞的花朵,青春的气息似乎在她的眉稍间跳跃。葛光佩的笑有一种青春的、耀眼的,而又带点野气、不驯的味道。我伸手去握住葛光佩的玉藕,葛光佩娇羞的把头垂得更低。这时我心房在受着冲激,使我无法约束,于是我为她宽衣解带。我的心跳的很厉害,脸上泛起了红晕。葛光佩轻轻地挣扎,我的手指触到她的小衣,我开始解她的扣子。终于我触到了她丰满高挺的乳房,葛光佩激动得周身颤抖,连想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只好微合着媚眼任我摆布。我一层层地把她的外衣脱去后,只剩下大红色亵衣及亵裤,她轻轻的坚持一下,我仍轻轻扶她躺下。


媚眼全闭……樱唇娇喘……最后葛光佩被脱光了衣服。雪白的肉体丰满又诱人,饱满的玉乳紧紧耸立,平滑的小腹与玉腿交界之处,乌毛丛生。再向下,是一个小洞口,伏在软软的毛里,好迷人。我用手指一碰,葛光佩的娇躯随之颤抖。


「嗯。」葛光佩发出了令人消魂的声音。


我看得心里猛跳,一阵热流直冲下体,宝贝渐渐发涨,挺直了,而且翘起来了。我的手逐渐在葛光佩身上抚摸,像是欣赏一块美玉似的摸弄着,手指顺着玉峰上爬去。啊!摸到乳头了,就在乳尖上捏弄着。此时,葛光佩柳眉紧皱,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闪躲又像是难以忍受。我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处一遍平坦,既滑且顺、温软细致,来到了小腹,手指触到软软的阴毛,我的手也紧张得颤抖着。


「啊……」葛光佩惊呼了,原来我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户上了。


葛光佩想一个转身羞得侧躺着,我一只手被她转身时,离开了小穴洞口。雪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我的面前,毫无斑点的肌肤,浑圆的丰臀,中间一条深沟,隐约可看到细毛。我被这美色迷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后,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住玉乳。两个赤裸的肉体紧靠在一起,带有弹性的玉臀紧紧靠在我小腹上,又软又舒服,可是我下体那个宝贝,却悄悄溜进玉腿夹缝里,我好兴奋。


这时葛光佩突然觉得有一个热热的触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间。她微微显得有点心慌,虽然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可是那东西烫得令人好难过。她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她心跳口干,忍不住娇喘连连。此时我冲动得无法忍耐,但我仍缓缓抚弄她的香肩,想让她平躺着,但她不敢,她很惧怕……


我不敢过份用强,我轻轻地撤离了身体,越过了她的娇躯,悄悄的躺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躺着。当葛光佩发觉我在看自己的时候,羞得又要转身。可是才转了一半,突然一个热热的身躯压了上来,刚要惊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来不及了。她开始瘫痪了,玉腿被人家分开了,那根热热的东西,抵上小洞口上,使她感到阴户里像有小虫在钻动。她的淫水开始向外直流。突然小洞一阵剧痛,全身急剧扭动,她由沉迷中惊醒了。


「啊……痛……」葛光佩也顾不得羞耻,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进玉户的宝贝,丰臀忙向侧闪。这时候的我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玉臀,并用嘴吻住樱唇。许久,葛光佩惊魂方定,睁开媚眼道:「我怕。」


我道:「怕什么?」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我温柔地说:「不要怕,少女总要经过这么一遭。」


「那……你轻一点……」葛光佩很害怕的说着。我挺着宝贝轻轻放在桃源洞口,缓缓地顶着。葛光佩忙道:「等……等……」我不知道什么事,急忙停止顶动,用奇异的眼光看着葛光佩。


「你……闭上眼……不许看……」


「什么事,还要我闭上眼?」


「不管嘛,人家要你闭上嘛。」


「好……好……」我半闭着眼,偷偷地看葛光佩的动作,忽然看她由枕边的包袱里取出一张白色的绸布,轻轻垫在自己的玉臀之下。啊,原来是她准备落红用的。


「我看见了。」


「人家不要你看嘛。」说着小蛮腰一挺,没想到外面还停着那根一直想进来的雄柱。


「哎呀……痛……」小手想去推我,但已来不及了,只见我臀部猛然一沉。


「啊……可痛死我了……」葛光佩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的小玉户口,紧咬住大龟头颈部肉沟,葛光佩痛得眼泪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别动了呀……痛死我了……」


我看她这样可怜,有点痛心,急忙温柔地吻着她:「光佩,真对不起,痛的很厉害吗?」


「还问呢,人家痛得流泪了。」我急忙用舌尖舔着她眼角边的泪水,表示无限温柔体贴。经过了一段时间,因为我没有挺动,所以葛光佩感到好多了,这才微微一笑的说:「好狠心,刚才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了。」


「光佩,破瓜的第一遭,是有点痛,但等一会儿就会好的。」


「现在就好多了。」


「那么我可以再动动吗?」


由于小玉户塞得满满的,一种从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里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着我的健腰。葛光佩轻轻地说道:「唔……不许你用力……要慢慢的……」


于是我一挺,又是另一阵痛,葛光佩只有咬紧牙关忍耐着。我强抑欲火,缓缓地抽插,每次龟头吻着花心时,葛光佩的神经和肉体都被碰得颤动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我连续抽动百余次后,葛光佩一阵抖动,终于泄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鹿鼎记歪传] [下一篇:丐帮女帮主]